欢迎访问www.zlong77.com网!
www.zlong77.com
www.zlong77.com > www.zlong77.com > >>像设计iPhone那样设计人生
像设计iPhone那样设计人生

加州斯坦福??拿出你写的禅境日记吧,我们要来谈谈那些身与意合、物我两忘的时刻。

你将学习如何找到一个能带来充实感的职业,学习如何更好地做出生命中的重大决策,终结那些“烦人的问题”。

相关文章

究竟该怎么做呢?答案是:训练自己像设计师那样思考。

开设这门课并着书立说的是曾经在硅谷打拼的比尔?伯内特(Bill Burnett)与戴夫?埃文斯(Dave Evans)。两人相信,他们无意间找到了能帮助大家应对几乎所有挑战的办法。

“怎么找到另一半??我们不涉及,”伯内特说。“我们也不会给出减肥建议。”

在过去九年时间里,伯内特与埃文斯向未来的谷歌(Google)产品经理与创业天才传授自己的秘诀,现在他们要把这门课开放给所有人。二人表示,“我长大之后想要成为什么样?”、“我目前的生活有意义吗?”这些话题并非仅会出现在深夜由大麻驱动的宿舍闲聊里。

“‘我那美妙而混乱的余生,要拿来做什么?’的问题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埃文斯说。

伯内特回忆起与斯坦福工学系主任在主任退休之前的一段对话。“伯内特说:他说‘我能来上你的课吗?’我不当主任了,现在不知道自己要变成什么样。”

伯内特还说:“市面上存在着一种说法,你应该在25岁之前想清楚,或者现在大概说的是27岁。后来又出现了腾空失败、千禧一代是懒鬼之类的说法。我们允许大家做的其中一件事是:重新定义。本来就不需要想清楚。”

伯内特与埃文斯的大约50名学生拿出他们的禅境日记,念诵起来,而二人在一旁观察。接下来,他们把课堂分为六七个讨论组。

此时是5月初,学生们还有几周就会上完《设计人生》课。伯内特与埃文斯站在教室前方,开始讲解播放着的幻灯片。

“你什么时候看起来最充满活力?最投入?”伯内特这样引导讨论组。

艺术史专业的学生西尔维娅娜?伊尔库斯(Silviana Ilcus)在斯坦福完成了逾230个学分,却还没有打定主意自己想要怎样的人生。她在同组其他成员面前讲了话。

“我搞艺术史的时候体会不到物我两忘,”伊尔库斯说。“我讨厌写作。”其他人耐心地听着。“我搞数学的时候才会进入那种状态”她说,看上去像是突然大彻大悟了,www.zlong77.com。“我奇怪它怎么没有指导我选择专业。”

课后,伯内特和埃文斯坐在校园里的一处露天就餐区,对这样的交流点头赞许。“这个课程能让人们尚未解决的问题浮出水面,这些问题几乎是普遍的。”埃文斯说道。

伯内特说,“我们在这里进行这样的对话,因为没有人会问他们这样的问题,他们也不会问自己这些问题。”

大学生们是没有盛放任何东西的器皿,充满希望,那些让我们其他人夜间辗转反侧的权衡与妥协也不会困扰他们??比如一方面讨厌自己在企业的工作,一方面又喜欢用这个工作赚的钱买的房子;或者心里一直梦想着背着包漫游欧洲,可是家里还有两个在上学的孩子。为了让《设计人生》同样适用于那些处于事业生涯中期的人,两个教授得重新设置这门课程,www.zlong77.com

书中包括了课上没有讲过的内容,比如被伯内特和埃文斯称为“锚问题”的东西??过分受束缚的人生选择,让人们动弹不得,闷闷不乐。他们说,人们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假定人生中只有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或一个乐观的版本,如果你选错了,一切就都搞砸了。

这太荒谬了,埃文斯说:“你有很多种可能性。人生也有很多正确答案。”

作为自我实现的传播者,这两人堪称一个奇怪的组合。伯内特59岁,是个内向、尖刻的存在主义无神论者,戴着一只耳环;63岁的埃文斯则是个外向、滔滔不绝的基督徒,www.zlong77.com,留着一把哲学家式的花白胡子。

埃文斯说,他曾经努力成为一个生物系学生,他选择这门专业是因为小时候看过雅克?库斯托(Jacques Cousteau)的电视特别节目,后来坚持这个专业则是因为“我觉得当时的我无法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他转到了机械工程专业,于70年代中期研究生毕业。但是当苹果公司的招聘人员打来电话时,他一开始挂断了,因为他厌烦电脑。现在,埃文斯懊悔地说,他当时的做法违背了“设计你的人生”中的若干原则,比如说,要对“潜在的精彩”保持开放心态。

“如果你是错的,你会说:‘啊,计算机真没劲,好吧,我回家了’,”埃文斯解释说。“说‘好’容易。说‘不’可就很难挽回了。”

在加入斯坦福的这个设计项目,并得到一份终身职业的历程中,伯内特的经历看上去要容易些。通过一个教授导师,他开始做一份玩具设计师的工作,之后获得了更大的成功。

但是,他说:“我的方式就像摸索着行走。我没有任何战略。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我也担心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在斯坦福这样的地方,每年的正式学费大约需要5万美元,他们觉得,让学生掌握寻找满意工作并且能在岗位上出色发挥的实践知识,是非常有价值的。

几年前,他们就开始为成年人主办座谈会,其中包括谷歌的雇员。这个座谈和这本书是他们试图冲破校园范畴的努力。

正如埃文斯说的,“我们试着把这件事传播开来。”

如果你能掌握充满各种术语的语言,并且是硅谷需要的人才,《设计人生》中的许多原则对你来说是有帮助的。这本书中提出的设计思维就是以一种更加即兴的方式来对待人生。这对于当今充满数据导向和工程意识的文化来说,是一种受欢迎的平衡力量。

听了伯内特和埃文斯的教导,充满焦虑的决策过程一下子变得好玩多了。他们的方法是实验式的,并且把失败视为过程的一部分。

这种哲学的核心是原型设计(prototyping),这个概念是从产品设计中借鉴而来的。这么说吧,如果你在考虑改变自己的事业生涯,可以去拜访某些正在做你想做的工作的人。更好的办法是要求跟他们一天,或者周末去实地做这项工作。如果感觉很好,那就继续向前一步;如果感觉不好,那就忘了这回事吧。

“这是设计的经典模式,”伯内特说。“你建造一大堆东西,尝试一大堆东西。但都还不是最后的产品。”

在进行转换职业这样的重大决策时进行原型设计,可以避免你一头冲进诱人的未知,从而毁掉你的生活,还可以避免更糟的情况:年复一年不采取任何行动,同时又闷闷不乐。

25岁的斯坦福毕业生、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mpany)顾问爱玛?伍德(Emma Wood)在读本科时上过《设计人生》这门课,她说,这门课帮助她释放了面对毕业生活时所感到的压力。

“你的整个未来和幸福并不维系在这一项正在进行的计划之上,”她说。“你可以犯错。失败是好事。”

斯坦福这门课程的顶点,也是这本书的核心部分,就是一项包含三项“奥德赛方案”的作业,要以各种极为不同的方式,描绘出接下来五年内你的生活。

这项活动是用来进一步加强你拥有多种可能性选择的意识,释放想象力,消解未知选项的诱人魅力。

“在更大的层面上,我还没有找到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如今在湾区一家初创技术公司担任软件工程师的孙说道。“但是我对尝试其他事物变得更加开放,愿意看到它如何发展。这就是行动的倾向。你无法只靠思考走进未来。”

埃文斯像设计师那样,把系统拆解为最基本的零件,“我们在课堂上只教两样东西:观念和工具。”

他补充说,“如果你使用这些观念来思考,而不是你以前的那些观念,并且使用了我们教授的这些工具,我们相信,你会更有机会确立和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翻译:黄铮、晋其角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文章关键字:尊龙娱乐

所属栏目:www.zlong77.com

www.zlong77.com
Copyright 2012-2014  http://www.wsluhuaj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版权由"www.zlong77.com"所有